广东黄色一级片- 广东一级黄色刺激- 跪求一个手机可以看的黄色网站

    1. <form id=VhntZWpsJ><nobr id=VhntZWpsJ></nobr></form>
      <address id=VhntZWpsJ><nobr id=VhntZWpsJ><nobr id=VhntZWpsJ></nobr></nobr></address>

      首頁  |  讀者服務   |  信息公告  |  圖書推薦 |  數字圖書 |  本館概況
      位置:首頁 >>讀書感悟

       新聞公告

      更多>
      · 【党史学习教育】 来宾市图书馆开...
      · 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副厅长唐正柱 ...
      · 來賓市圖書館組織黨員開展4月份主...
      · 活動預告|快樂1+1童心向黨活動...
      · 來賓市圖書館2021年“五一”假...
      · “閱讀百年史•奮進新...
      · 市圖書館:親子民俗體驗活動好熱鬧
      · 來賓市圖書館一樓市民閱讀交流大廳...
      · 活動預告∣來賓市圖書館邀您做“香...
      · 2021年清明節假期閉館通知
       

      《明亮的泥土:顔料發明史》:不一樣的顔色故事

      发布时间:07-20 来源:来宾日报

      不一樣的顔色故事

      作者:菲利普·鲍尔 著,何本国 译

      出版社:譯林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8年3月

      【內容簡介】

      這是一部揭示藝術、科學與文化協同演進曆程的力作。

      藝術史的書寫向來重技藝而輕材料,英國作家菲利普·鮑爾卻讓調色板上的無名英雄列隊登場,以外觀、氣味、質地和名稱彰顯了顔料迷人的物質屬性。他攪動煉金術師的坩埚,聆聽畫家與畫材商的爭執,又拈起科學家的色卡和棱鏡,細膩地譜寫出夢想家與手藝人協力合作、發明新顔料的漫長故事。

      最近譯林出版社翻譯出版了英國科普作家菲利普·鮑爾的《明亮的泥土:顔料發明史》。之前三聯還出過一本《顔色的故事》,講的也是人類對顔料與生俱來的迷戀,不過作爲一個科學家,鮑爾書中的視角顯然更專注藝術與科學的關系。究竟是藝術家對顔色的無止境奢望刺激了化學的發明和顔料的改進,還是科學的進步不斷擴張了藝術家乃至整個世界的色彩譜系?

      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

      顔色是藝術家的一門通用語言,它甚至和音樂一樣,會通過我們的感官深入我們的精神世界。受到不同文明的曆史傳統、不同地域的動植物世界豐富性的影響,某種顔色從被認知被命名的那一刻起,就天然地帶上了我們今天難以琢磨的經驗、信仰等元素。在化學被廣泛應用之前,破解這些元素所蘊含的密碼是很多人有興趣完成的工作。在西方曾經有人通過統計荷馬史詩中各種顔色被提及的頻率來了解那時對顔色的認知。我們也曾分析過《詩經》中已經出現的那些美麗顔色,戰國時的名句“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就源于當時的染色技術,“青”是指青色,“藍”則指制取靛藍的藍草。在秦漢以前,靛藍的應用已經相當普遍了。在阿爾泰山北麓的巴澤雷克出土的地毯殘片,制作于公元前4世紀,我們可以看到最早穿靛藍褲子的人。

      不過筆者更感興趣的是從書中找尋中西方最早對于“顔料合成”的相同實踐。藝術家和我們的不同在于他需要兩套顔色體系,要將眼中所看到的色彩世界通過調色板再現于畫板畫布之上,因而藝術史的長河無法脫離顔料的發明史。

      顔料並非我們常以爲的天然存在或調色板上的簡單混合物,長期以來,面對五彩斑斓的大自然,想把眼前所見轉移到畫布,幾乎是難以完成的任務。人們能夠運用的色澤如此之少,植物、昆蟲、貝殼等含有的天然色素極其稀罕,顔料的主要來源必須要依靠礦物質。難怪這部顔料發明史被命名爲《明亮的泥土》。

      人類最初使用的顔色,大都是以天然礦物爲主。比如礦物類,包括雲母、紅朱砂、黑石墨、綠松石、青金石、孔雀綠等。這些五顔六色的石塊很容易從自然界取得,不需經過複雜的處理就可使用。

      朱砂被爲紅色之王,其天然形式,比如礦物辰砂,自古以來就是一種顔料,但從自然丹砂中獲取水銀是原始化學最出色的成就,也就是說,合成的朱砂是人類最早制成的化合物之一,它何時代替自然的朱砂用于繪畫並不能確定,但中國人最早對朱砂進行合成是得到世界公認的。中國利用朱砂作顔料已有悠久的曆史,商文明晚期在殷墟發現的“塗朱甲骨”指的就是把朱砂磨成紅色粉末,塗嵌在甲骨文的刻痕中以示醒目,而且在商代的墓葬中鋪朱砂非常流行,它被認爲有通神辟邪的作用。

      在兩河流域和埃及並不知朱砂,繪畫中作爲紅色顔料的是氧化鐵,主要來自赤鐵礦。但在波斯的繪畫中使用了硫化汞。普林尼在他的博物志中也記錄了硫化汞頗受羅馬人的青睐,在公元前6世紀的石灰岩雕像中彩繪中有這種顔料。這一觀點在龐貝遺址中得到證實。到了中世紀,朱砂已經成爲當之無愧的紅色之王,在文藝複興時期更是無處不在,成爲藝術的主要色調。

      非天然顔料在古代並不多見,特別是藍紫色,堪稱稀罕。迄今爲止只有埃及藍、中國紫和瑪雅藍被確認爲是出現于工業社會以前的三種人造藍紫色。

      埃及藍,著名的古埃及玻璃料或陶釉,後來發展爲顔料,用于繪制古埃及壁畫。這種顔料流傳到美索不達米亞、克裏特和地中海周邊地區,在意大利以“龐貝藍”的名稱流傳。在中國,藍色的礦物顔料主要來自石青。山西大同的雲岡石窟提供了中國迄今較早使用天青石爲顔料的證據。新疆的克孜爾壁畫中則已經大量使用來自阿富汗的藍綠色的天青石。近些年考古學家在中國的漢代彩繪陶俑及青銅器上發現與“埃及藍”類似的“漢紫”,這種紫色顔料在自然界中還未發現。之後又在秦兵馬俑身上被發現已經大量使用,現在人們普遍將其稱作“中國紫”。

      已經出版的一號坑的發掘報告中多處提到了兵馬俑原爲彩繪,爲讓兵馬俑的彩繪不再迅速脫落褪色,20世紀80、90年代開始,中外科學家開展了長達多年的研究與合作,並首次在兵馬俑的彩繪中發現了人工合成的漢紫。埃及藍的成分主要是鈣銅矽酸鹽,漢紫的成分是鋇銅矽酸鹽,沒有太本質的區別。矽酸銅鋇的制備條件較爲苛刻,需要將青石綠、重晶石、硫酸鋇、石英等多種物質混合在一起,在1000度左右的高溫下進行反應。在殷墟中已經發現大量鉛碇,說明我國商晚期制備青銅時已有應用鉛礦的經驗。那時的手工業作坊對于高溫的控制已有相當的經驗,白陶和原始瓷也出現在這個時期,漢紫也許就是從原始瓷釉技術演變而來的,在春秋戰國時就已經被人們偶然發現並作爲顔料使用。

      研究人員確信,這種技術一直延續到兩漢,使用地域包括了陝西、河南、甘肅、江蘇以及山東等地。

      對于兵馬俑彩繪的修複無疑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大的博物館通常都設有專門的保護團隊,來觀察並修複藝術品的色彩。正如鐵會生鏽銅會腐蝕一樣,我們看到一幅畫作或者彩繪時,也會帶著懷疑的眼光想,到底是修複前還是修複後。這些色彩真的是這樣明亮或者這樣昏暗嗎?許多變化是不可逆轉的,你只能想象它們在脫落在變色在老化之前的華美。藝術史家貢布裏希對于修複一向很慎重,他說,我們期待于它們的,不是恢複單個色料的原始色彩,而是某種遠爲棘手和微妙的東西,那就是保持不同色調之間的聯系。

      顔料的曆史也是一部東西方的貿易史。當年普林尼爲明亮的新色料從東方湧入羅馬而哀歎不已,懷念從古典時期就延續的簡樸的著色風格。同樣,當印象派畫家在畫布上恣意地使用鮮豔的橙色明亮的黃色時,很多藝術評論家認爲刺眼的色調幾乎令人難以直視。工業革命之後,我們能使用的顔色已經非常容易獲得。傳統的顔料制造業雖然也有起死複生的傳承機會,但技術可以爲藝術打開新的大門。雖然技術永遠不能規定藝術家進入新的大門之後會做出怎樣的事情,正如我們永遠無法知曉他們的調色板上會有怎樣的色彩將我們帶往怎樣的世界。

      作者這本書講了太多西方藝術史的故事。在中文版的序言中他說,造訪中國的人,很難忽視中國傳統文化中色彩的靈動鮮活,尤其是在織造絲綢所用的斑斓染料中。我們期待他的下一本書會是關于中國顔料發明的五彩缤紛的故事。(聞白)

      设为首頁 | 收藏本站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鄭重聲明

      主辦:來賓市圖書館
      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兴宾区红水河大道346号 邮编:546100
      电话:0772-4281257  桂ICP备13004064号-1

      HoME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